■ 湘西“西伯利亚”的美术老师龙俊甲
 
2014-03-17 16:21:55
 
 

    结识龙俊甲老师源于“蒲公英行动”,2006年暑假第一次去腊尔山希望小学,经过“天下第一大石桥”后是一段陡峭的盘山公路,因为刚出过交通事故,悬崖边还留有苗族巫师用红纸描画的避难符,我想这个地方上来一趟真是不容易。

    参观完腊尔山希望小学后,我发现这个地方的美术老师更加不容易,学校坐落在湖南湘西“西伯利亚”的腊尔山上,这里山高路险,交通闭塞,气候恶劣,是湘西自治州苗族集聚的一个极其贫困地区。由于经济的落后带来了教育的落后,美术教学是学校教育中最薄弱的学科,由于受工具材料的限制,传统的美术课在这里很难开展,但这里却有着丰富的民间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龙老师把石头、泥巴、树皮、树叶、稻草、竹枝、芭茅杆等这些农村随处可捡、触手可及的材料结合苗族民间美术引进了美术课堂,让所有学生获得参与美术活动的快乐,传承苗族民间美术的同时实现了真正的教育公平。

    龙老师的从教经历也很不平凡,1995年龙老师迎来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代课教师,在凤凰县山江学区的得胜坡村小教书,得胜坡小学是多年简陋失修的生产队旧仓库改成的——几块木板搁起的课桌高矮不一;黄泥巴捶的地面坑坑洼洼。全校就他一个老师,既当校长又当班主任还兼教师和保姆,共两个班但只有一间教室,一年级18名、二年级16名,还有学生带来几个弟妹。上级说“那叫复式班”;寨子人说“好,娃们坐一堆热闹,照看也容易”。他的单身卧室便是那木板铺的“二楼”,一伸手就可以碰到屋顶。虽然条件艰苦,但每当看到孩子们那渴求知识的眼睛和寨子里家长们信任的目光,就更加坚定了他的教学之路。点煤油灯,自己挑水喝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他尴尬的是每月106元的代课工资中的一大部分用来资助了贫困孩子,自己总是不够用,每月还得回家背米来吃,而1998年随着代课老师的精简,这样的日子也没有了。在那里他度过了虽清贫但是很有意义的3年。那3年里,他边教书还边复习参加高考,并且考上了吉首大学师范学院美术教育专业。在校期间,他深知自己是一个出生农村的学生,不能和富家子弟相比,在大学的两年里一心扑在学业上,并于200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这时两林乡一带缺老师的消息传来,“能够当老师就最好了,即便回到农村,也不计较什么条件。”他收拾好东西又回到了乡下,成为了教育系统正式的老师,工资涨到250元,比以前提高了一些,对新工作也挺满意的,就一心想好好地做一个美术老师。可一到那里报到,却让他心里凉了半截,因老师极度缺乏,学校的办法是不管你是什么专业、对不对口,首先要满足语文、数学的教学。龙老师最终被安排上语文课兼班主任还有其他一些科目,可谓一个实实在在的“万金油”了。就这样他在那里还是拼命干了两年,随后带着不少困惑和遗憾离开了两林学区,被调到凤凰县的“西伯利亚”——腊尔山希望小学,一个条件十分艰苦且更难留住老师的地方。但是为了能够教美术,他很高兴地选择了这里,自2002年他任教开始,这个边远的高寒山区希望小学才第一次有了专职美术教师。

    龙老师以为可以在农村美术教育中好好干一番,实现理想时,却发现自己没法上美术课了。因为腊尔山希望小学80%是留守儿童,许多学生因家庭困难无钱购置绘画工具,除了学校发的国家统编课本和一本薄薄的练习册及同学们自己的一枝铅笔之外别无它物了。按照统编美术教材的内容上课,大多数学生只得眼睁睁地看其他个别同学完成作业,干巴巴地坐等下课。龙老师不得不给这部分贫困生“放羊”,他们当时真没办法真正接受美术教育。

    正当龙老师困惑迷茫时,著名儿童美术教育专家谢丽芳老师、广州美术学院陈卫和老师联合湘西自治州教科院美术教研员刘宇新老师,配合国家的艺术教育改革,在腊尔山希望小学开始了由美国福特基金资助的蒲公英行动课题实验,作为国家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主办的“成就未来——少儿课外美术教育工程”的一个组成部分,龙老师由此参加了“蒲公英行动”美术教育课题实验的教师培训。通过培训,更新了教育观念,提高了思想认识,也终于找到了贫困山区上美术课的突破口。

    龙老师和他的同事利用湘西民间美术资源开发了一系列校本课程:用苗绣资源编写了《苗族刺绣》,用剪纸资源编写了《蝴蝶妈妈》,用稻草资源编写了《稻草编织》,用树叶资源编写了《树叶粘贴画》,用树皮资源编写了《面具——变变变》等等。

    龙老师采用“把民间美术引进课堂”、“请民间艺人走进课堂”、“带领学生走出课堂”等方法,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参观就近的民间艺人作坊,带领学生到民间去调查、收集资料,深入了解湘西民间艺术的文化历史背景,如苗族历史的起源,苗族传说故事,苗族图腾崇拜……鼓励学生在节假日回到家时临摹一些刺绣图案、雕刻图案;鼓励学生去发现和感受本乡本土的文化气息和美的艺术,然后把自己所观察到、听到、收集到、学到的民间美术引进课堂大家一起欣赏、学习。那散发泥土味儿的苗家传统手工绣花、雕刻、剪纸、竹编、草编……还有用家中旧布缝制充满儿童趣味的布娃娃,学生们体验到一种来自于民族民间艺术的情感流动,这些活动让他们在动手过程中增添对民族文化的了解,激发了热爱民族文化的情感,使他们逐渐形成了基本的美术素养,增强了对本民族文化艺术的感悟力。这样的教学既传承民族民间艺术又充分发挥了学生的观察力、想象力和表现力。

    从教的18年里,龙老师的学生作品多次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广东美术馆等地展出,辛勤的付出让龙老师收获了一些成绩:先后获得教育部、中国美协颁发的“希望杯奖”; 教育部“学术贡献奖”、 “湖南省运达优秀乡村教师奖”、 “湘西州先进工作者”、“湘西州美术学科带头人”等,撰写的《我的小泥人》一文被评为全国基础教育科研成果一等奖,参与编写了《儿童手工试验课程》、《跟我学手工》等乡土教材,还应邀到北京、上海、陕西、甘肃、广东、贵州、湖南长沙等地讲学作报告,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报》、湖南卫视、湖南教育电视台、《湖南教育》等媒体对龙老师坚守苗寨教学的事迹先后进行了专题报道,这些鼓励和荣誉又反过来推进了民间美术在小学美术教育中的传承与发展,在全国儿童美术教育研究中也影响深远。

 

来源:华夏收藏网

 
 
第[1]页
 

关闭当前浏览窗口   打印本页